• <tr id='y60xo'><strong id='y60xo'></strong><small id='y60xo'></small><button id='y60xo'></button><li id='y60xo'><noscript id='y60xo'><big id='y60xo'></big><dt id='y60x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60xo'><table id='y60xo'><blockquote id='y60xo'><tbody id='y60x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60xo'></u><kbd id='y60xo'><kbd id='y60xo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y60xo'><div id='y60xo'><ins id='y60x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ns id='y60xo'></ins>

    1. <acronym id='y60xo'><em id='y60xo'></em><td id='y60xo'><div id='y60x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60xo'><big id='y60xo'><big id='y60xo'></big><legend id='y60x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y60xo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y60xo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y60xo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y60xo'><strong id='y60x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y60xo'></i>

            擔子商務網米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7

            廣西桂林,知道嗎?嶺南唯一一個下雪的城市,在火車上的時候,列車員就開始宣傳銀裝素裹桂林山水如何美,但火車到桂林站已經是半夜兩點,看不見什麼山奇水美,見到的隻是黑暗夜空漂滿碎屍佈般的雪花。

            的士司機把我帶到一傢酒店住下,放好行李,我就下樓來找吃的,大堂值班的老頭兒,說小賣部早下班瞭,附近也不會有夜宵店還開門,勸我早點休息。但我實在餓得難受,還是出門去碰碰運氣。

            酒店附近有一排門面,其中有一傢還透出燈光,我敲敲門,開門的是一位濃妝艷抹高級傢教,身材豐滿的姑娘。

            “先生洗頭還是按摩?”見到我,那女孩擠出一臉媚笑。

            “小姐,你有方便面嗎?買一包給我啊,我出高價。”

            “嘻嘻,想吃面條啊,我這兒可沒有,不都市之最強狂兵如吃奶吧……”小姐挺著兩隻豐乳向我胸前頂過來,她穿一件紅羊絨衫,裡面顯然沒帶乳罩,伸手摸摸,很好的手感。我想也隻好這樣瞭,既然找不到東西吃,有個胖妞給暖暖身子也不錯。

            我正要伸都市超級醫聖開雙臂抱胖妞,門外飄進一陣肉湯香味兒,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門縫傳進來:

            “米粉哦……擔子米粉。”

            我大喜過望,放開胖妞,說:&ld劉傢媳婦quo;我吃一碗米粉再進來找你”。

            胖妞氣哼哼地把最帥快遞小哥門在我身後摔上,還把燈也關瞭。

            借著路燈光,我看見不遠處騎樓下坐著個老頭,老頭坐在一付擔子的扁擔上,擔一頭,一爐火燒得正旺,爐上的鍋裡熱氣騰騰,另一頭除瞭有個放碗筷作料的櫃子外,還有個擺肉的紗罩。

            “五香豬心粉熱湯菜米粉。”老頭一見我,便放聲吆喝聲。

            早就聽說過桂林米粉天下美味,今晚一吃,果然名不虛傳,白嫩嫩的粉,熱騰騰的湯,脆香香的肉,吃得我渾身舒暢。

            “大爺,我吃得這是什麼肉啊?真好吃。”

            “豬心湯粉,當然是豬心啊,咱們桂林擔子米粉用料可講究,一般冷豬心可不能用,要燒好開水在屠宰場旁邊,等豬血一放幹凈,就趕緊開膛取出豬心,直接扔進滾水裡,猛火燒到七成熟,再起鍋沖涼水,冷卻後切片,重新起鍋加佐料,用文火慢慢煨,這樣才熬得出正宗地道的五香豬心粉熱湯菜米粉哦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哇,真不簡單。大爺,您挑著擔子賣粉,多累啊,為什麼不租間門面做生意呢?”

            “呵呵,年輕人,你外地來的吧,不知道我們桂林年輕的母親 5人吃米粉就講究個正宗,最正的米粉就是擔子米粉,開店賣就不是擔子米粉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為什麼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能推著一個大門臉去屠宰場去豬心吧,嘿嘿。”老頭樂樂,我也跟著傻樂。

            “年輕人,我看見你剛從那邊門面過來,你見到哪傢有燈光,可千萬別去敲門哦。”

            “為什麼?”想到發廊小姐那兩隻豐碩的大奶,我笑著問。

            “唉,可憐啊,這排門臉第三傢,原來是個剃頭鋪,是一個胖妹仔開的,去年不知得罪瞭什麼人,被殺死在屋裡,結果這個門面一直租不出去……沒到農歷初一晚上啊,這屋裡就亮著燈,我還聽過姑娘在裡面哭呢,可憐啊,死得太冤枉,陰魂散不瞭呢。”

            聽到這話,我頭皮一陣發麻,趕緊付瞭錢逃回酒店去瞭。

            大堂裡值夜的老頭還在給我等著門,見我回來,便問:

            “找到吃的沒?”

            “找到瞭,遇見一個米粉擔子,吃瞭一碗五香豬心粉熱湯菜米粉,好香,桂林米粉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            “智聯招聘什麼?米粉擔子?”老頭說:“我老頭活瞭七十一歲,在桂林生活瞭七十一年,有六十年沒見河北任丘.級地震過有人挑擔子賣米粉瞭……擔子米粉,米粉擔子早絕瞭,你見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?”我頭皮又一陣發麻,回頭看看騎樓那邊,長長的過道一個人影兒也沒有,按理說,那老頭挑著擔子不可能走太快,怎麼這就消失瞭呢?

            “還有啊,你剛才說你吃瞭什麼?五香豬心熱湯菜米粉?桂林米粉隻有牛肉鹵菜粉、三鮮湯粉兩種,那有人會用豬心做米粉?”老頭搖搖頭,嘆瞭一口氣,接著說:“說道豬心,我到想起件慘事來,前面騎樓第三傢,原本是傢野雞發廊,是一個胖妹仔開的,去年臘月初一,被人殺死在屋裡,可憐啊,都沒得個全屍,心臟都被人挖走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