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arhtt'></i>
<i id='arhtt'><div id='arhtt'><ins id='arhtt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acronym id='arhtt'><em id='arhtt'></em><td id='arhtt'><div id='arht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rhtt'><big id='arhtt'><big id='arhtt'></big><legend id='arht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arhtt'><strong id='arhtt'></strong><small id='arhtt'></small><button id='arhtt'></button><li id='arhtt'><noscript id='arhtt'><big id='arhtt'></big><dt id='arht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rhtt'><table id='arhtt'><blockquote id='arhtt'><tbody id='arht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rhtt'></u><kbd id='arhtt'><kbd id='arhtt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arhtt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arhtt'></span><ins id='arhtt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arhtt'><strong id='arht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arhtt'></fieldset>

        2. 我小時候有陰陽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從小時候起,我就知道我和別的小朋友不一樣,我總能看見一些奇怪的東西。小的時候,那會還和爺爺奶奶一起住在農村,爺爺奶奶下田幹活的時候,我總會跟著一起去然後坐在田埂上玩。

            但是我總會看見一些爺爺奶奶看不見的東西,每當我告訴他們時候,他們總是說我調皮瞭,因為他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。但是自從那件事開始之後,他們就信我瞭,還把在城市裡工作的爸爸媽媽叫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那是發生在我7歲的時候。那一天,村子裡面有一個女人喝農藥自殺瞭,好多大人都去圍觀。我嚷著也要去,爺爺訓道:“小孩子瞎湊什麼熱鬧?不能去!”

            那時候村子裡都有習俗,小孩子身體比較弱,最好不要靠近什麼喪事之類的,不然很容易被孤魂野鬼勾瞭魂。看著爺爺奶奶嚴肅的表情,我隻好打消瞭這個念頭,去找隔壁傢的小妹妹玩。

            我和妹妹就到處轉,不自覺的的轉到小賣部瞭,我們買瞭些零食就往回走,邊走邊吃零食。這個時候妹妹似乎很不高興,她不高興的對我說:“我想去看看那個喝農藥自殺的女人,但是爸爸不讓我去,姐姐你能帶我去嗎?”

            我其實還是一個比較聽話的孩子,從來不會違背爺爺奶奶說的話,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想去那裡,因為我知道我肯定還會看見許多奇怪的人和事。於是我就說:“妹妹,我們不去瞭好嗎?待會我再帶你去商店給你買包辣條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但是妹妹還是不同意,一直嚷嚷要去。這時候剛好前面走過來一個女人,她低著頭走,頭發也很亂。最奇怪的是她竟然是光著腳在地上走。

            當她經過的時候,我看清瞭她的臉,她是村裡的一個新進門的媳婦。也就剛嫁過來有2個星期左右,但是她比較苦。她是被村裡的一個有錢人傢用錢給買回來的。

            那有錢人的兒子是個酒鬼有愛賭博,每次喝完酒都會打她,而且打的特別重。所以那女人每天都是以淚洗面,從來沒有人見她笑過。

            這次我看她頭發亂糟糟,臉上還有淚痕,看上去特別憔悴,我想一定是她丈夫又打她瞭吧,她丈夫打她都是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瞭,所以我也沒有太驚訝,更沒有放在心上,然後我就和妹妹回傢瞭。

            吃飯的時候,爺爺和奶奶在一起聊天,奶奶說:“張傢新進門的媳婦可真苦啊,嫁過來就受罪,現在弄得要喝農藥自殺的地步啊!”

            爺爺接著說道:“其實死瞭,也未必是件壞事啊,至少不用再或者受罪瞭,她也算是解脫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啊!解脫瞭,希望下輩子投個好人傢,不要再遭罪瞭!”奶奶感嘆道。

            我覺得不對勁,趕緊問道:“奶奶,是那個愛喝酒的那個人媳婦喝農藥自殺的嗎?”

            奶奶回答道:“是啊,怎麼瞭,你偷偷跑去看瞭?”

            我心裡大吃一驚,趕緊說道:“不不不,我沒有去偷看,隻是我中午和妹妹從商店回來的時候,在路上遇見那個張傢媳婦瞭啊,她沒有死啊,活的好好地,就是頭發亂糟糟的,還沒有穿鞋,她看上去很傷心。”

            爺爺奶奶聽完我的話,頓時臉色就變瞭,因為,他們知道我不會說謊,而且他們都知道的一點是,剛死過的人,當有陰陽的眼的人再次見到的時候。往往都是頭發亂糟糟的,而且是不穿鞋的。

            爺爺奶奶對視瞭下,爺爺悄悄地對奶奶說瞭什麼,奶奶就帶著我出瞭門,而爺爺撥通瞭在外面打工的爸爸電話。路上,我問奶奶:“奶奶,我們這是去哪啊,飯都還沒吃完呢!”

            奶奶並沒有回答我,隻是顧著走路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我也不知道走瞭多久,終於到瞭一戶人傢,這戶人傢我是不認識的。奶奶進去敲門,和比奶奶年紀稍大點的婆婆說瞭些什麼,但是她們的表情都是很嚴肅的。

            那個婆婆就叫我過去,讓我把手伸出來,然後就摸著我手腕在那沉思。然後問我又沒有不舒服,我說沒有啊,奶奶過來摸摸我的頭,也說不是很燙,就是正常體溫。

            奶奶問那婆婆:“她既然沒有什麼不舒服的,是不是就沒事瞭呢?”

            那婆婆稍瞇著眼睛說:“不行啊,這樣今天晚上你們就別回傢瞭,先在住一晚,等過瞭今晚再說吧,今晚如果沒事瞭就沒事瞭。我怕那女人太狡猾瞭,她本來就死的不甘心,她可能早就聽說你傢孫女有陰陽眼,今天可能就是故意出現在你傢孫女面前,看看你傢孫女能不能看見她,你傢孫女既然能看見,她也能感覺到你孫女看向她,所以她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機會,她肯定會跟著你孫女。”

            奶奶聽後也很害怕,趕緊說道:“那我們今天就不走瞭,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孫女啊,她爸媽打她小就一直在外面打工,你說她要是有啥事,我可和她爸她媽怎麼交代啊。”

            那婆婆說道:“這個你放心,我一定盡力,我會把那女人送走。”就這樣我就和奶奶一直待在那個婆婆傢。

            傍晚的時候,我就開始有點頭昏昏的,腦袋漲漲的,之後就有點失去知覺瞭,但是我還是能感受到奶奶過來摸摸我的頭說道好燙啊,然後就在呼喚婆婆。

            再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瞭,然後第二天我一醒,就就覺得舒服多瞭,頭也不疼瞭,奶奶趕緊過來摸摸我的頭,開心的笑瞭,對婆婆說:“太好瞭,一點也不燙瞭,昨天真是謝謝你瞭。”

            奶奶又讓我向婆婆道謝,我們謝過之後,就回傢瞭。在路上奶奶和我說:“妮妮啊,你爸爸媽媽已經回傢瞭,爺爺昨天打電話讓他們回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不解的問道:“為什麼他們會回來呢?不是隻有過年才會回來嗎?”

            奶奶嘴張瞭張,似乎想說什麼但又沒說,最後意味深長的笑瞭笑,她摸瞭摸我頭說:“沒什麼就是他們想你瞭。”

            直到現在,他們都沒有跟我再說過那件事,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發生瞭什麼,他們不告訴我的原因大概是不想我有心理壓力吧,總之我隻知道,他們都是非常的愛我的。嘿嘿……